2020年钢铁行业预计价格重心仍会有所下移

  我国是全球第一钢铁生产大国,也是铁矿石等大宗原材料全球最大的消费市场,铁矿石对外依存度很高。当前,我国钢铁价格下行,钢铁企业环保压力大,海外矿山计划扩大明年在中国港口的铁矿石现货销售。围绕行业相关问题,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了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价格监测中心刘婕。
  行业整体呈现四大特点
  如何看待钢铁行业在2019年的发展?
  刘婕:在国内外不确定性风险加大、国内经济仍有下行压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红利进一步弱化下,2019年我国钢铁行业主要呈现价格重心下移、产量增、企业效益减、行业结构有所优化的特点。
  一是价格重心整体下移,全年窄幅震荡。据国家发展改革委价格监测中心监测数据,2019年1-11月,全国主要钢材批发市场钢材平均价格为每吨4330元,较去年同期水平下降217元。全年价格水平波动幅度较去年同期有所收窄,2019年1-11月,钢材周平均价格最高价和最低价价差在6%以内,而去年同期为10%左右。
  二是产量增长较快,增速先增后降。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19年1-10月份,生铁产量6.75亿吨,同比增长5.4%;全国粗钢产量8.29亿吨,同比增长7.4%;钢材产量10.1亿吨,同比增长9.8%。其中1-5月,全国粗钢产量同比增长10.2%,为今年以来同比最高增速。
  三是受铁矿石等原材料成本大幅推升影响,钢铁企业效益有所降低。根据中钢协数据,2019年1-10月份,中钢协会员钢铁企业销售收入同比增长11%,但销售成本同比增长了17%,销售利润率出现下滑,同比下降3个百分点。而据国家统计局统计,2019年1-10月,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实现利润2119.1亿元,同比下降44.2%。
  四是钢铁行业内部结构正在持续优化。短流程在生产中应用有所扩大,行业集中度有一定程度提升。按2018年粗钢产量口径测算,中国宝武重组马钢集团后,中国钢铁行业前十企业累计产量将从35%上升至37%。
  铁矿石供需双方利益分配正向平衡发展
  笔者日前了解到,海外矿山均计划扩大明年在中国港口的铁矿石现货销售,以更快速地应对需求的变化。同时,在销售定价方面也有了新变化,人民币固定价格销售和基于铁矿石期货的基差定价开始或较多被采用。对此,你有何看法?
  刘婕:我国是最大的铁矿石消费国和进口国,但在过去较长一段时间,我国在铁矿石市场上缺乏定价权。随着我国城镇化、工业化水平的提高,从中长期来看,我国钢材消费逐步减少,而目前我国钢铁生产结构也发生明显的变化,废钢对铁矿石的替代性增强,我国对铁矿石需求也开始减少,而四大矿山的主要铁矿石消费仍来自中国,我国铁矿石需求下降,铁矿石市场向买方倾斜是必然趋势。
  海外矿山扩大在中国港口的铁矿石现货销售,有利于其迅速对需求变化作出反应,抢占市场份额,也降低了由于时间和距离跨度长所带来的不确定性;采用人民币结算,为国内买家提供了便利,有利于降低买家的结汇风险;基于铁矿石期货的基差定价方式,也是对当前长协、指数定价外的定价机制的探索。
  铁矿石供需双方应是合作共赢关系,海外矿山扩大港口现货销售、人民币计价结算、探索期货基差定价等措施,反映出铁矿石定价权正向我国倾斜、表明铁矿石供需双方利益分配正向平衡发展,也是供需双方在适应市场变动中不断探索新的、公平、公正的符合双方利益的定价机制的体现。
  2020年需求预计有所增长
  为使2020年钢铁行业继续健康稳定发展,你有哪些建议?
  刘婕:展望2020年,预计供给端仍相对宽松,需求有所增长,钢铁行业价格重心仍会有所下移。为推动钢铁行业继续健康稳定发展,应坚定不移贯彻新发展理念,将巩固去产能成果、兼并重组优化行业结构、提升行业绿色发展水平、提高行业创新能力作为重要议题。
  一是要巩固去产能的成果,增强严禁新增钢铁产能的政策红线意识。2019年要牢牢守住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去产能的成果,严防淘汰落后产能死灰复燃,相关部门要对违规违法产能、变相扩张产能严肃处理,严防以各种形式的违规新增产能。
  二是兼并重组推动行业结构优化升级。行业集中度低为钢铁行业发展带来诸多困难,目前,我国钢铁行业集中度(35%)离发达国家水平仍有不少差距,离《钢铁工业调整升级规划(2016-2020年)》中60%的目标仍有较大距离,要积极推进兼并重组,提升行业协同效应。
  三是推进钢铁行业的绿色发展仍然是重要议题。当前,我国钢铁产能布局和区域环境承载能力的矛盾依然突出,企业间节能环保设施水平也参差不齐,通过加大行业超低排放改造力度,从而倒逼钢铁企业强化绿色发展,倒逼钢铁产能区域间合理布局,行业协会也可向企业推荐好的案例做法,提升行业绿色发展水平。
  四是提高行业创新能力,推动行业高质量发展。我国钢铁行业仍存在自主创新能力不强、产品附加值不高的问题,一方面,要加大对关键技术的研发和人才队伍的建设力度,加强技术创新,推动行业迈进中高端;另一方面,也要积极推动钢铁产业和新一代信息技术的融合发展,将工业互联网和钢铁产业紧密联合,高度整合全链条资源、增强智能化水平、提高有效供给,推动钢铁企业向产品和专业服务解决方案提供商转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