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矿石连连大涨 有何“玄机”?

  6月1日,国内期货市场多数品种收涨。其中,铁矿石主力2009合约期价进一步刷新阶段性高点至775.5元/吨,但午后减仓回落,截至收盘,期价报752.5元/吨,涨3.22%。相关专家表示,低库存叠加旺需求是铁矿石近期上涨的主因。高矿价的背后除了短期供需结构因素外,也凸显了我国钢铁企业在全球铁矿石定价中过于依赖62%指数的被动地位。在价格大幅波动中,钢企应该更加密切关注和参与期货市场,积极利用期货工具对冲风险。
  铁矿石跟随成材上涨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行业人士表示,近期铁矿石期货价格持续上涨,背后是45个港口铁矿石库存正处于近四年的最低点。从供需看,国内生铁产量同比依旧创新高,而上半年国外铁矿石发货比较平稳,并未出现预期中的铁矿石发运大增的情况。
  据悉,2020年一季度,因澳洲森林大火以及全球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四大矿山累计生产铁矿石22832.2万吨,环比2019年四季度减少3636.9万吨,降幅13.74%。4月我国铁矿石进口量回升至9571.00万吨,较3月大增979.70万吨,增幅11.40%,较去年同期则显著增加1494.00万吨,增幅18.50%。与此同时,国内铁矿石港口库存却不断回落,截至5月29日当周,国内45个主要港口铁矿石库存为10784.85万吨,跌破1.1亿吨大关,创2016年11月中旬以来新低。
  与此形成对比的是,近期国内粗钢产量出现修复性增长,前期吨钢利润水平较高,下游需求阶段性爆发,刺激钢厂加快开工脚步,4月全国粗钢产量8503.30万吨,较3月提高605.80万吨,增幅7.67%。5月以来,高炉开工率上扬,截至5月22日当周,全国高炉开工率70.44%,较4月24日当周增加1.79个百分点,5月中旬粗钢日均产量275.89万吨,较4月下旬的267.95万吨增加7.94万吨。
  通常,铁矿石等黑色系商品会受到“领头羊”成材走势的影响。近日,市场再次传出唐山钢厂6月限产加严的相关消息,使得成材迅速企稳反弹,对铁矿石起到一定助推作用。
  “后期若唐山限产落地执行,有益于成材价格和钢厂整体利润水平的稳定与提升。”国投安信期货黑色产业高级分析师张贺佳说。
  笔者发现,6月1日,铁矿石2009合约期价冲高回落伴随着持仓大减7.8万手,而上一交易日大幅增仓9.2万手。“多头有获利了结的动作,追涨风险较高。”新纪元期货投资咨询部主管石磊说,同时需关注的是,炉料强势上涨已使吨钢利润大幅缩减,或影响高炉开工。随着梅雨季临近,钢材下游赶工情况或将趋缓。若铁矿石发运恢复正常,价格上行的动能将衰减。
  对于后市,张贺佳认为,随着海外矿山产能恢复性提高,国内产能利用率可能自高位有所回落,在不发生疫情等突发事件影响的情况下,据测算,后期供需基本面偏紧的局面将有所缓解。在疫情影响全球经济且成材库存偏高背景下,铁矿石价格已至近年高位水平,持续大幅上行空间有限。若无疫情等突发事件影响,偏高矿价下单边波动加剧,宏观及成材稳定情况下,短期整体振荡偏强,后期可能面临一定调整压力。
  上述不愿透露姓名的行业人士认为,当铁矿石涨到760元/吨附近后,上涨难度开始加大。按照年初计算的铁矿石供需平衡表,今年的铁矿石合理区间为60—90美元/吨。目前由于巴西疫情的影响,淡水河谷的全年产量有望比年初计划减少4000万吨,澳洲三大矿山增产难度很大,基本进入产能收缩周期。因此,铁矿石的供需依旧为紧平衡状态。后期随着铁矿石价格的高位运行,废钢的性价比将逐步凸显,叠加全国两会期间有代表提议增加废钢的进口量,这都有助于改变铁矿石供需的预期。
  把握价格波动中的套保机会
  进口矿价上涨,使得钢厂非常被动。一方面,钢材下游走出了疫情泥淖,基建、房地产行业需要源源不断的钢铁产量供应;另一方面,铁矿石等原料上涨,侵蚀了钢铁企业利润。陷入两难的钢铁企业此时更需要思考如何扭转传统经营和避险方式,在保证生产经营的同时,利用衍生品工具管理价格波动风险,在上下游博弈中谋求利益。
  据了解,一些企业主动求变,顺应期现结合的发展大势,在春节后工厂复工延迟、铁矿石及煤炭等原料运输受阻、原料库存不足的情况下,合理利用期货衍生品工具:在原料端,买入铁矿石期货建立虚拟库存避免供应紧缺的风险,买入焦煤、焦炭期货对冲现货涨价风险,保证企业的正常生产经营不受影响;在成材端,开展卖出套期保值,避免因成材库存高企而造成的贬值风险。
  实际上,期货市场的价格对市场供需变化的反应更为敏感、迅速,企业应在市场价格波动中把握住套期保值的机会。“当前行情下,螺纹钢期货估值中性略低,随着库销比回归正常,在需求维持韧性的情况下,市场乐观情绪增多,有望推动钢材振荡走强。而铁矿石期货估值中性偏高,后期供需可能逐步转向平衡,企业可以考虑在适当价格下进场套保。”永安期货研究院副院长朱世伟表示。
  同样是原料大部分依靠进口,油脂油料行业期现结合的发展格局或可为钢铁行业应对转型升级和价格波动提供一种视角。
  据悉,我国大豆品种进口依存度高达85%以上。面对近年行业巨变特别是全球贸易问题,相关产业得益于对期货工具的合理利用,实现了较好的风险管理水平。目前90%以上的大中型油脂油料企业直接参与了大连期货市场进行风险管理,国内70%的棕榈油和豆粕、40%的豆油现货贸易以“期货价格+升贴水”的方式来定价,很大程度上改变了贸易定价上的被动局面。相比于成熟的油脂油料市场,我国钢铁企业利用金融衍生品工具开展风险管理的意识和能力有待增强。
  为更好服务产业企业套保,大商所今年4月初在铁矿石、焦煤、焦炭等品种上降低套保客户保证金比例,减免各类手续费,一定程度减轻企业参与期货市场的资金压力,支持实体企业更积极参与套保,为企业有序复工复产、规避风险提供有力支持。
  改善定价机制任重道远
  长期以来,铁矿石长协贸易以境外的62%指数为定价指导,实际上是随行就市的月度均价,但基于少量样本、通过招标询价所形成的62%指数与根据港口库存和数亿吨中国内矿供应、企业真实需求综合形成的期货价格相比,二者是有差异的。
  从今年铁矿石价格变化来看,国内铁矿石期货价格在这轮上涨中报价低于62%指数。从2月3日至5月底,铁矿石期货主力合约结算价由606.5元/吨上涨至729元/吨,累计涨幅20.20%;同期国内现货、新加坡铁矿石掉期和62%指数价格分别上涨了19.50%、21.52%和26.44%,折算成期货质量标准分别达到808.15元/吨、839.19元/吨和840.72元/吨。铁矿石期货价格一直贴水现货和62%指数,且涨幅低于62%指数。
  对于铁矿石期货长期贴水现货的结构,相关专家表示,这是对远月供需情况的预期,一般对应的主要是现货端现实的紧张状态,或者事件和政策冲击造成远月悲观预期。从短期看,疫情因素对供需两端的影响均存在重大不确定性,但预计下半年铁矿石库存将有一定积累。从中长期看,铁矿石基本面依然供过于求,且随着国内废钢逐步产生,电炉产能逐步对转炉产能有所替代。
  钢铁企业两难的境地犹如一面镜子,折射出铁矿石定价机制的尴尬。这种尴尬境地的背后,是境外矿山的强势以及国内钢铁企业对于我国期货市场参与的不充分,影响了我国全球铁矿石价格影响力的提升。
  在全球农产品、金属等大宗商品市场上,以全球公认的衍生品价格为基准的定价方式渐成主流。为了提高我国价格影响力,铁矿石期货在2018年实现国际化,今年4月份,境外客户成交量占比约为7%,境外交易占比还较为有限,但较国际化初期已有一定提升。国际化的目的,是通过吸引境外矿山等产业企业参与,让铁矿石期货价格更好地反映全球供需,提高全球影响力和代表性,推动更多铁矿石贸易用以人民币计价的期货来定价。
  相关专家还表示,期货要切实发挥定价功能,除了引入境外客户之外,更需要扩大“内需”,吸引更多国内企业积极参与衍生品市场,利用中国期货市场的“主场优势”,影响和推动形成反映国内供求关系的期货价格,在国际贸易中发出来自中国市场的“声音”。